• 期许

    作者:2021级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 冉常宁  来源:西华大学报 发布时间:2022-03-09 浏览次数:0

    所谓生活,一半烟火,一半清欢。独行于世,我愿携诗一篇,看云一朵,听风一楼,在世俗中保留一分清净。甩掉一个〝累〞字,在现实中偷得片刻的从容,休憩倦怠尘俗的眼睛。

    流年似水,光阴如箭,十二年寒窗沉入时间的长河。大学的如期而至,更来不及回念过去的时光。军训,大学的必修课。在秋雨萧瑟中站军姿,让寒意渗入;在烈日下练正步,让汗水横流,在教官的训斥声中小心翼翼地标齐排面。大学竟是如高三般的痛苦。然而,当一缕金色秋风带着木樨的气息拂面而过时,我也看到了天空蔚蓝,杨柳依依。澄澈的阳光透过小叶榕将碎金撒了一地。斑驳了时光,温柔了岁月。

    自然的风精灵啊,你将我的目光送向远方,是想告诉我什么吗?

    记忆回放,想到几天前在活动组织讨论会上提出举办“诗词大会”的想法,有同学打趣说:“如果能有百分之一的同学参加,我都算你厉害。”想想当时自己对世人落俗的叹息,不禁自嘲,我也不过是一介俗人,芸芸众生中不起眼的一点。我会因为自己的得失,外物的好坏而或喜或悲,也会因眼前的利益而患得患失。

    几日后,望舒在中秋之夜准时赴约,登上天幕。皎洁的月光如水般清透,万物都仿佛在牛奶中洗过似的。漫步于人造湖边,湖面平静得像新开的镜子,倒映着望舒的清容。“湖光秋月两相和,潭面无风镜未磨。”如此美景实在令人忘我。所有的忧愁烦恼在湖光秋月中荡然无存,似乎连自我都融入了这广阔的天地,只飘渺出这片土地上千年前的音乐。音乐中,我看见埋头书山时书桌上母亲精心准备的花束,看见因成绩焦虑时父亲写了几页纸的鼓励信,甚至是军训教官那略显笨拙却又大方的关心。原来,即使是俗人,心灵也可以拥有一点从容,一点浪漫。可以安抚因奔波而疲倦的灵魂。恰如泰戈尔所说:“世界以痛吻我,我却报之以歌。”

    有人说世人慌慌张张,不过图碎银几两,偏偏这碎银几两,能解世间惆怅。可让父母晚年安康,呵护幼子成长入得学堂。可也是这碎银几两,断了儿时理想,让少年染上沧桑,压弯了脊梁。那盯着招聘广告看的眼睛,曾是看云、看山、看水的眼睛;那敲打键盘的手,曾是写过情书和诗歌的手;那为钱财烦恼奔波的脚,曾是在海边与原野散过步的脚。

    生活在尘世之中,没有人可以真的遗世独立,落俗不可避免,务实不是不好,但若没有从容的生活态度与有情的怀抱,务实到最后就只剩柴米油盐酱醋茶了。富贵时可以“金樽清酒斗十千,玉盘珍羞直万钱。”清贫时可以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。”朋友来时有“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。”的雅兴,朋友去时也有“闲敲棋子落灯花”的从容。富贵清贫皆有意趣,人来人散自有缘因。行至水清处,见洛神乘波而来,翩若惊鸿,婉若游龙,荣耀秋菊,华茂春松。坐看云起时,听风神飞廉,歌声悠扬,沁人心脾。

    落日跌入昭昭星野,人间忽晚,山河已秋。纷飞的杨树叶是秋发出的请柬。在月升日落,四季更迭中,我们奔向远方。愿我们在纷繁的世界中保留一分清透,可以对人间有情,对生活从容。

    责编:夏文光

    编审:曾益

    日本又大又粗高潮视频